半日闲鹤

葬你于梦中,始拥你永眠。

死后的世界

《死后的世界》by鹤见  
  
Harry表情带着一种令人不适的怔仲与僵硬,这让他瞬间失去了一切的生机与活力。他好像突然变得不擅长支配自己的身体,出于一种本能反应,他接住那具还温热的身体,就像四年级那恐怖的夜晚他所做的一样,抱着又一具他熟悉的尸体费力的幻影移行。
他脑子乱糟糟的,褐发的女孩几乎在他出现的一霎那就扑上去,声嘶力竭又带着劫后余生庆幸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还好你没事,你没事……”
声音骤然而止,看起来女孩已经看到了并认出了他怀里的某个人。Harry几乎笑出来,即使他不知道为什么。
“Hermione,你的表情好像我下一秒就会自杀似的,噢梅林,你不会真的以为一个经历过战争的人如此脆弱吧?”
他努力让自己扯出一个微笑,但他的面部肌肉完全不听指挥,冷漠又镇静,看起来还像那么一回事:一个即将殉情的人的表情。
他突然又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格外的清醒,好像他身上属于Slytherin的一部分瞬间苏醒了一样,他内心空白,没有悲伤也没有欣喜,他感觉疲倦如潮水一样差点将他溺毙。 他怀里的身体变得冰凉,好像滚烫的血液已经流尽,于是热量也迅速的撤离。
他将头望向窗外,Hogwarts的漆黑的剪影显得过分冷酷,硕大的湖区变成金色与红色的斑驳,他听见有人悠长的叹息,轻柔的就像恋人的吻,就像是梦里那片温暖的海。
战争不会摧毁一个坚强的人,可因战争而死去的人却可以轻易的把一个坚强的人撕碎,留下一个无恙且饱满的躯壳,即使他的眼眸已无神采,即使他的笑容好像还蕴含希望。
活下来的人总是比死去的人要重要,即使他总是因死者而得以幸存。
Harry到了最终也没有为Draco·Malfon流过一次泪,在他的葬礼上他表现的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Ron和Hermione很高兴他们的挚友从恋人的死走了出来,但他明白他从未活着,或者说只是活在当初Draco为他挡住索命咒的那一秒。
好吧,Harry脸上带着无奈却向往的微笑,他已经很老了,老到快成为新一代的传说,他没有一点对死亡的恐惧,因为他知道,在很多很多年前有一个老人这么对他说,死亡对于勇敢的人只是一次短暂的的休息,或是又一场冒险。Gryffindor永不休憩,他们永远 精力充沛、热情冲动。他快迫不及待着他下一场冒险,他想,说不准Draco已经在冒险的路上带着他熟悉的表情在等着他呢。
死亡能把他们分开,不过他得让那个混蛋承诺,在死后的世界,就没有理由让他们松开彼此的手了吧?

Fin。

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蹲坑的时候突然开了个脑洞于是兴冲冲写完了…谢谢你们可以看到这里,呃…我的胡言乱语。
Xd。

这是动漫哪一集qwq求求求解!!

刀起。
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握住手中漆黑的刀柄,指尖或许因为亢奋而颤栗泛白几乎抓不住手中的刀剑,从刀锋到刀缘倾泻而下的刃纹银光在清冷如水的迷蒙月色中流转成牛乳的柔和色泽。
刀落。
手腕自高处开始用力行云流水般劈开他刀刃指之所向的一切,顺着盔甲缝隙的肌理切入颈脖、腹部、所能杀死人的一切部位,他清楚的听见了刀剑被鲜血染湿的如千万棵樱花一起绽开与第一股深森的春水破冰的轻声吟唱。

他一个人就是千军万马。
这是他的骄傲、坚持、时代。

(白夜叉舔舔舔我爆炸我男神帅晕我quq)